谷歌云首席执行官离职的内部人士
2019-07-24

    三年前,戴安·格林(Diane Greene)在谷歌收购了Sundar Pichai的初创公司后,自己任命为Google云计算部门的负责人。三年后,她宣布离职,云的CEO职位被甲骨文前总裁托马斯·库里安取代。对于格林来说,这是一个困难的术语。她给谷歌带来了严肃的企业形象,亲自担任了销售职位,签约了Spotify和Snap等大客户,使谷歌云计算从成立之初就蚕食了AWS的巨大优势,一直徘徊在世界第三、第四的位置。对于与AWS、Microsoft Azure、Aliyun和其他公司竞争全球云计算高利润的Google云本身来说,“战前指挥权更迭”也震惊了外界。这个云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格林离开的真相是什么?雷锋试图找出答案。黛安·格林是谷歌云计算的“救星”。2015年11月19日,Google CEO Sundar Pichai将公司刚刚起步的云计算业务的钥匙交给了Diane Green,标志着Google正式进入企业云计算领域。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四,Pichai在Google for Work的博客上如此激动地写道,投资于我们未来的业务,从Gmail到Docs,再到Chromebook和Google云平台,我们现在正通过云产品帮助数百万企业转变和支持他们的业务。事实上,世界上只有一小部分数据存在于云中,并且大多数企业和应用程序还没有基于云。对于谷歌来说,这是一个重要且快速发展的领域,我们正在向未来投资。作为VMWare的长期行业老手、联合创始人和CEO,Diane不需要被介绍。云计算正在从根本上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没有更好的人能够领导这个重要领域。事实上,多年来,谷歌一直在努力摆脱商业软件的束缚。Google受到以开发者为中心的文化的制约,这种文化将自动化和快速且易于使用的产品作为优先事项,而不是与商业买家和用户进行通信。在线广告的巨额利润率使得谷歌很难为其在其他营销活动中的巨额投资辩解。结果,亚马逊的AWS在Google和一大群同行摇摆不定时占据了云计算的顶端,而微软则通过将传统的软件许可业务转移到基于订阅的云第一模式,巧妙地排在了第二位。黛安·格林打算改变这种状况。她带来了作为VMware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的严肃态度。在某种意义上,VMware通过开创一种叫做虚拟化的技术帮助启动了云革命,该技术允许数据中心操作员从他们购买和维护的服务器硬件中生成更多的功能。Salesforce的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曾经说过:“在硅谷,没有比格林更成功的女性执行官了。”在Greene任职期间,Google将其年度资本支出从100亿美元增加到130多亿美元,并继续其招聘狂潮——在过去两年中,Google云为字母组增加的员工比其他任何子公司都多。它赢得了一些关键客户的青睐,并为企业建立了一些重要的销售职能,包括专业服务、培训和营销。然而,谷歌仍然在挣扎。关注该行业的人士表示,亚马逊和微软正在两匹马上展开竞争,而谷歌未能跟上云计算基础设施市场的步伐。Gartner预计云计算基础设施市场将从2018年的310亿美元增长到明年的395亿美元。就市场份额而言,谷歌尚未突破两位数。可以说,Greene的出现使Google的云计算业务从贫穷走向了世界前沿,但是她的突然离去似乎也向我们传达了一个信息,即Google对云计算的要求明显更高。三年前,格林是Sundar Pichai的得力助手,但是三年后,格林没有达到Google的期望,甚至没有达到Pichai的个人期望。领导冲突:Pichai和Greene之间的紧张关系对Google的云业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由前雇员和其他了解他们关系的人透露(由于话题的敏感性,不愿意透露姓名)。这尤其令人尴尬,因为两位高管都在Alphabet董事会。格林从2012年开始担任导演。三年前,谷歌收购了她的软件公司Bebop,并任命她领导云计算业务。Pichai拥有14年的Google经验,直到2017年才加入字母委员会。这相当于格林早于皮柴加入字母板,但成为皮柴的从属,或多或少注定了两者之间可能产生微妙摩擦。终于爆发了。两名前雇员在一份名为Maven项目的有争议的合同中描述了谷歌和国防部最近明显的分歧。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员工和外部人士呼吁谷歌云平台取消合同后,Pichai希望听取抗议者的意见,以避免谷歌的道德风险,而日益增长的辞职抗议使得谷歌有点不知所措。然而,格林最初拒绝了这些要求,因为这个项目既是一笔有利可图的交易,也是未来政府工作的一个重要切入点。不管这对谷歌的声誉和员工士气有什么影响,格林都希望下一笔交易不会被取消。我们都知道最终结果——谷歌决定不续约。后来,谷歌决定从五角大楼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JEDI中撤出,称该项目可能与其公司价值相冲突。我们没有竞标JEDI合同,因为首先,我们不能保证它符合我们的人工智能原则。其次,我们已经确定了合同的一部分,超出了我们目前的政府认证。”谷歌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他补充说,谷歌“试图以各种方式支持美国政府。”雷锋获悉,谷歌已经建立了人工智能使用的“道德原则”,禁止开发用于武器的人工智能,但允许谷歌在其他领域寻求军事合同,如网络安全、培训、军事招募、老兵医疗保健、等等。据知情人士透露,格林和皮柴同意起草这些原则。员工抱怨和与黛安·布莱恩特“不和”,事实上,随着云销售策略的演变,格林也引发了一些员工的反对。早些时候,云业务合作伙伴和行业平台总裁Tariq Shaukat透露,Greene旗下的代表正越来越多地加入其他Google团队,如广告和绘图,以及新兴行业。我们从客户那里发现了很多需求,并成功地整合到Google团队中。“然而,Greene努力使其他Google业务合作伙伴关系依赖于云部门的一些业务,这让其他部门主管感到沮丧。在2017年11月底谷歌云的前首席运营官戴安·布莱恩特加入谷歌之前,戴安·布莱恩特在英特尔工作了25年多,在离开前主要负责英特尔的数据中心团队。去年5月,由于“家庭问题”,她暂时离开了这个职位,并最终加入了谷歌,在谷歌云服务首席执行官戴安·格林(Diane Greene)手下工作。她在金融、技术和网络安全方面具有广泛的技能,经常被作为CEO材料讨论。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格林和科比从一开始就发生冲突。两位知情人士说,科比最终在管理支持和信息技术方面发挥了作用,他的工作非常有限。仅仅在公司工作了七个月之后,科比就宣布他要离开了。缺少大的收购:微软已经接管了Greene不感兴趣的项目,而Google缺乏大的收购,这让分析师们感到困惑,因为主要的软件供应商一直非常积极地投资和收购云计算市场。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最大的两笔交易是IBM对Red Hat的340亿美元收购和微软对GitHub的75亿美元收购,双方进行了谈判,但没有达成协议。Greene想买GitHub,但是Pichai没有那么热情,并且不清楚为什么Google在开发工具上花费了很多钱(GitHub的云软件允许程序员协作和共享代码)。知情人士说,谷歌向GitHub提供的报价不到60亿美元,在被告知微软的报价后拒绝提高价格。为什么类似的收购对谷歌来说是“错失良机”?Google Cloud的一些人曾敦促Greene收购MuleSoft,Salesforce在3月份以65亿美元收购了MuleSoft,但Greene对此不感兴趣。MuleSoft的软件帮助连接不同平台上的应用程序。谷歌已经拥有MuleSoft的竞争对手Apigee,并于2016年完成收购。当IBM以340亿美元收购Red Hat,微软以75亿美元收购GitHub时,两家公司的股价都非常乐观,外界对这次大规模收购在两家公司的云战略中的重要性非常乐观。为什么?雷锋了解到,Red Hat和GitHub将引入大型开源社区,以帮助将Google的云平台传播给公司内部的开发人员,可能带来更多的销售订单。当然,这是消费者的想法,不会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如何像企业软件供应商一样销售。”Google只需要收购一家公司,就能让他们在建立全球企业能力方面有一个良好的开端。Google云喜欢吹嘘,或者拥有与客户断绝联系的技术,这对Google有多重要?Google实际上是一台工程机器,这种“工程思想”嵌入到它的文化DNA中。它是世界上资金最充足的研究实验室,拥有人工智能博士学位,并且正在开发决定未来的技术。根据前雇员的说法,不是软件工程师的人,包括那些从事销售的人,通常感觉自己是二等公民。当Greene加入时,Google几乎没有基础设施向企业销售产品,而这个功能是由广告部门控制的。过去几年,许多与Google云计算销售人员打交道的人经常说,尽管AWS和微软Azure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服务,并迅速响应他们的请求,但Google云计算却吹嘘自己的技术,并销售其认为客户需要的技术。另一位前雇员表示,一群员工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谷歌云与其客户之间的脱节。两名谷歌前雇员表示,格林处于关键地位,因为字母表公司的高管对向大公司销售产品和解决方案知之甚少。2006年,甲骨文以60亿美元收购了软件公司SiebelSy.。Tom Siebel,Siebel Systems的联合创始人,认识Greene大约15年,现在是云软件公司C3的CEO。当大公司需要解决基础设施问题时,谷歌并不担心这些公司。其优点是显而易见的:Greene已经使Google云计算成为云计算的“三巨头”。尽管有与Pichai的意见冲突,员工抱怨,对客户缺乏理解,以及和科比的分歧,谷歌云在Greene的领导下取得了进步。例如,至少部分公共云业务已经从许多公司获得,包括苹果、PayPal、ETSY、Evernote、FITBIT、HuBSPOT、够用、Twitter和ZeNoDe。Google Cloud的市场总监艾莉森·瓦贡菲尔德(Alison Wagonfeld)说:“我们走出了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是Google服务的领域。直到现在,人们每次谈论云计算时都会谈论这三大巨头。“现在,Google正积极参与新兴的云计算主题,为那些不想嫁给单一供应商的公司提供服务。例如,Google已经从一些亚马逊云客户那里赢得了业务,比如Salesforce和纽约时报。Salesforce的CEO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说:“毫无疑问,Google Cloud现在是一个企业玩家。”他把这个职位归因于Greene,并说尽管Google Cloud需要增加它的销售力来赶上它的竞争对手,但是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们的表现是非常有竞争力的。格林在谷歌云官方网站上的辞职信还有另一个故事,这也可以证明格林的表现是惊人的。在Greene 2016年任职期间,财务和人力资源软件供应商Workday在选择首选公共云时考虑过Google,但最终通过了并选择了AWS。Clark是Workday科技和基础设施高级副总裁,他说Google云计算正处于商业化的早期阶段。当时,Google云并没有考虑所有公司的运营能力、经济实力和实际需求,尤其是大公司。他说,从那时起,Google云已经有所改善,如果他今天做出决定,那将是一个“势均力敌”。Pichai在Greene离职后的邮件中说,在Diane的领导下,在短短几年内,基于数十年的谷歌基础设施、数据安全和人工智能投资,云计算已经成为一项不可思议的业务。今天,这些投资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可行的,并且确实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方式。我真的很感激黛安娜所做的一切。Google云计算的下一步在哪里?根据Gartner的研究,Google在2017年占据了全球云基础设施市场的3.3%。虽然Google的份额比去年有所增加,但仍然落后于AWS和微软以及阿里巴巴。谷歌在云业务规模上的透明度最近有所下降。今年2月,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表示,谷歌的云平台和G套件(5倍于AWS)之间每季度的盈利超过10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市场动机增强,收入增长加快,更多的客户正在注册。但是从那时起,没有关于云收入的信息发布。Kurian被任命为Google Cloud的首席执行官,这清楚地表明,Google仍然认识到从传统数据中心向云计算转变的过程中,从公司那里获得巨额资金的重要性,而且对于公司如何使用Google的复杂技术,Google也有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雷锋认为,这是库里安在甲骨文工作经验的重要意义。目前,一些大型零售商和其他大公司将不再单单在AWS上投入更多的资金,而是选择一种允许谷歌和微软在这些潜在的巨大市场中竞争的多伙伴方法。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分析师在周日给客户的报告中估计,谷歌云平台(Google Cloud Platform)和G套件(G Suite)今年的收入将增长90亿美元,比去年增长30%。另一位了解该业务的前雇员描绘了一幅不那么乐观的景象,他估计谷歌的云业务在2018年只能产生大约70亿美元的收入。无论如何,正如格林在2月份高盛的一次活动中所说,“显然现在还为时过早。”“在我们今天所做的许多事情中,我仍然看到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皮柴说,尽管有更现实的事情很难做,谷歌也经历了许多失败,但是仍然存在。在公司里有很强的理想主义。想象一下,在甲骨文工作了22年的托马斯·库里安,带领着Google云计算的下一个阶段走向新的明天?

, 1, 0, 5);